日长勿纵

好景也长

谢谢你来看我,然而墙头多产出少填坑慢,还是不要关注了,有缘tag见嘛。

使我心安的事:评论和掉粉(真的

 

简单记录一哈人生的第一次面基,  @肖乘月  是让人看见就想涌抱和亲亲的可爱和甜甜,大半夜的难为她千里迁就我与我聚头,好难得哦,是第一次见面我却没有尴尬的感觉!在她旁边就自然而然想进行肢体接触譬如搂她和捏脸和涌抱这样,虽然说被提出可以埋她的[?]还是让人很害羞…回忆起她软软的脸蛋软软的手心和软软的[?]
想发照片,翻了一哈相册:在 @肖乘月 摘帽子戴帽子循环往复&我们调整姿态后连拍的数张合影里没有一张是正常的,遂放弃。

  6 1

【忘羡】《纸飞机》

*和 @陆后会有柒  @肖乘月 的儿童节联动,节日快乐
*原梗是黑童话《纸飞机》和《豪夫童话(冷酷的心)》



“是吗?”他饶有兴味地打量着我,说,“这么说,你大约曾凑近过死神的鼻尖?”

 
“这倒是没有。但是,我掷出的硬币永远是正面。”

 
我是一个足够幸运的人。彼时我坐于这家名为“随便”的酒馆角落,面前是一张看不出年纪的笑脸。他是魏婴,这里的主人;在前方忙活着的是他的爱人,蓝湛。屋外是连绵不绝的冬季细雨和一望无垠的幽暗森林,这里却温暖又干燥,萦绕着麦芽和木桶的香味,我坐在这里,和魏婴浅谈闲聊,消磨漫长的冬夜。

 ...

  76 12
:)
补充编辑:5月17日,是国际不再恐同日
彩虹旗是LGBT群体的标志
LGBT即女同、男同、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的缩写
  10

昨日重现

原来说要把我在生日当天弄哭是字面上的意思!既然是写给我的那我喜欢的话就不许月说烂(大声)我喜欢,真的喜欢,特别喜欢。

肖乘月:

@日长勿纵 生日快乐!景给我生贺的续篇。前篇指路《最好的一天》
  
  
  魏无羡是个酿酒师,不仅是手艺最棒的,而且是长得最好看的。前者为他赢得了大量的顾客,后者为他赢得了许多姑娘的芳心。
  
  普通酿酒师用的是熟透的红苹果,青翠欲滴的提子,发酵得恰到好处的麦芽,再加上一大勺热乎乎的黄油。
  
  魏无羡呢,用的是吃苹果削下来的苹果皮,吃葡萄剩下的葡萄皮,后院土豆的土豆皮,还有早餐烤焦的面包皮。
  
  假如有人问他:你的酒是用什么酿的?魏无羡就眨眨眼,手指比在...

  279 2

【忘羡】如果我们不曾相遇

千言万语堵在喉咙眼,实在是、实在是太过浩大和饱满的爱意,忘羡和七都是…
而我的自传里曾经有七→没有遗憾的诗句→诗句里充满感激
『如果我们不曾相遇?』
『还好我们在此相遇=)』

陆后会有柒:

my景@日长勿纵 生日快乐!|。・㉨・)っ♡
我流【非常扯淡的】星际伪科幻paro
送给景的大船,我们的Neverland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无数时间线
无尽可能性
终于交织向你
——五月天《如果我们不曾相遇》

01.

“所以你现在不记得我了对吧?真的一点一点也不记得了吗?”

“是的,抱歉。”

“好吧,我是说,没有关系的。这实在是很平常的事情。人们经历,然后忘却。两条相交的直线一旦过了交点就渐行...

  165

云中的造梦者

@辞声 爱您!
 

小梦大半,桑榆,寄人间,续黄粱,漫长的白日梦……辞声太太真的很喜欢“梦”这个意象。
 

做梦好啊。写文就是做梦,钻进自己做的梦里,再一笔一划、一词一句地描摹出来,别人看见了,就也留在梦里,然后说,啊,这个梦真是柔软、真是美好啊。品尝这些梦就像是坐上一艘船,目的地是蓬莱岛,是永无乡,是亚特兰蒂斯,每天走这一趟也成了无常生活里抚慰人心的隐秘日常。

 
辞声太太是我见过最有灵气的造梦者之一,能把最细小的欢愉写得动荡(《刚刚好》),把最浓重的哀痛写得轻柔(《牵丝戏》),写原著向不陷俗套窠臼(《歼邪》《瑞雪》《寄人间》《续黄梁》),

  37 2

【忘羡】《轻功》

感谢 @肖乘北斗第二星 。因为我非常喜欢月,所以我拼死肝完啦。月老师,我生命之光,我…(wait
 
*复健失败的非典型武侠pa忘羡,私设遍地,很拖沓,很难看,慎入。灵感from五月天-轻功
 

1.
魏婴近来常感到心里不太舒坦。

身子不舒坦,得去医馆瞧病;心里不舒坦,就得去酒馆喝酒。魏婴约莫十七岁,却是自小独身打拼至今,算得上半个老江湖;魏婴去的这家店,也算得上半个老字号,酒幌在半空里悬了几十年,也就挨了几十年路边熙来攘往、车水马龙扬起的尘土,早就黏腻得不成样子,东风吹着也飘不起来。

 
魏婴进了馆子,在大堂边上坐下,先点了盆鱼头,又要了一壶竹叶青,才开始呷着...

  425 25

@伪书
弱水三千真的极其大气极其美貌wwww上学路上拿到手的,到学校被各路基友争相抚摸(?)并啧啧称赞。故事也很暖心,太感谢菲泽太太给我一份这么美好的体验!表白太太一万次也不够> <

(快递也超快的ODO昨天中午就到啦,只是我现在才找到时间发repo[挠头]

  8 2

【忘羡】《匪(下)》

(接上)


三十七


多年以后,蓝景仪站在一众蓝家子弟面前,准会讲起他和蓝思追见证忘羡告白的那个遥远的下午。


(以下为蓝景仪所述 未经删改 保证真实 如若转载 请注明来源为 姑苏雅匪世家   蓝景仪)


初夏午后,正是风云突变,天阴欲雨。


我和思追赶忙去收院里晒着的衣。


突然,蓝二当家牵着老祖前辈的手,从大厅一路缓缓走来,腻腻歪歪,黏黏糊糊,拉拉扯扯,啧啧啧啧。


他们在院中停步,却未发现不远处晾晒着的被褥后的我与思追。


上午刚抢了我小黄书的老祖前辈,此刻眉开眼笑:“喜欢...

  106 7

【忘羡】《匪(上)》

*CP注意:主忘羡,有【曦澄】
一个江蓝魏总之全员土匪头头的故事
一个披着古言皮的现代架空抖机灵文 
 

*老文补档注意!
首发时间2017.04.09
看过的不用给热度啦我就是丢上来存个档,虽然现在重看简直巨尬(。

 

荒山野岭处,月黑风高时。

此山投怀入天,难望峰尖。这夜深人静时,山顶却有一处小屋灯火幽幽。

“兄长,我想劫一人回云深不知处。——劫回去,藏起来。”

“你若心意已决……”

“就是明日。”

“那便由你权衡……”

这阵阵絮语传出小屋,又隐入山林。

待灯火熄灭,长庚已悬中天。

次日巳时。

一列车队,浩浩荡荡,绵延山脚,乌漆麻...

  97 4

© 日长勿纵 | Powered by LOFTER